主页 > Z潮生活 >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 >
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

在经济效益的影响之下,商人为了追求最高利润,造就许多看似理所当然的选择,但是世上总不乏一些固执的「傻子」,成本对他们来说并不是绝对考量,反而是一种无形的情感驱使着他们前进,比起普通的工作者来说,他们更像是一群守护者,守护着心中认定的价值,这类特殊的族群常见于身负传统技艺的老师傅们身上,例如匈牙利手工製鞋师或日本传统工艺木匠,然而有一批人也拥有同样择善固执的精神,就是来自以威士忌闻名的小岛---苏格兰艾雷岛上的布莱迪(Bruichladdich)酿酒师们。

威士忌在世人心中各有不同意义,对调酒师来说,它像是食材原料,可以变化出风情万种的鸡尾酒,或是成熟人士钟爱的纯饮;于普罗大众来说,琥珀色的酒液代表了 Friday Night 的狂欢或独处时的自我对话,但是看在布莱迪的酿酒师们眼里,威士忌早已超越烈酒的既有表象,昇华为同血同种的原乡情怀了。

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布莱迪 Bruichladdich 是岛上的酒厂之一,艾雷岛(Islay)是重要的苏格兰威士忌产地,六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矗立着八间酒厂,几乎每间都拥有数百年历史,在这样的风土民情之下,自然孕育出许多酿酒人,然而布莱迪酒厂的酿酒师们则有个很有趣的共同点,就是他们统统都是在这座岛上长大,甚至在一间酒厂内位居重要职位的首席酿酒师,也是土生土长的艾雷岛人,这在一个需要特殊专业技巧的行业来说,绝对是相当少见的情况。

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一群来自同一块土地的人,在岛上存在数百年的蒸馏酒厂中,用着当地农场的大麦以及水源为原料,製作出举世闻名的艾雷岛威士忌,从某个层面来看,说他们和布莱迪威士忌都是喝着艾雷岛的水长大的,似乎也不为过,这样浪漫的联想可不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,实际上,这群在布莱迪酒厂中工作的艾雷岛人们就是这样认为的!

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我们都说,所谓的「职人」其实就是一群浪漫的傻子,但正是这群傻子,才能让生活在快速时代的我们,还能感受到各种传统的美好。在布莱迪酒厂的作业流程里,没有气相层析仪侦测酒精浓度值,也没有色度计观测酿酒槽中的酒液色度,他们不用标準的电脑仪器,而是大量倚重人员的经验与专业,因为机械虽然方便快速,但它绝对无法複刻出艾雷岛的灵魂与精神,那是唯有同样生长在艾雷岛、以这块土地为荣的人,才会拥有的情感。

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
我们都知道,工作的成就不完全靠实质的收入报酬,更多时候是一份认同感,这点在 Bruichladdich 酒厂中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

Bruichladdich 对于「原产自艾雷岛」有着出乎意料的坚持,酿酒大麦来自附近的农场种植,储酒仓库也设置在本岛,就连装瓶贴标的作业也在厂内完成,对于一个以艾雷岛为荣的人来说,这种不屈服于成本的作法是对这块土地的尊重,而如果是个以「艾雷岛威士忌」为荣的人,肯定会对 Bruichladdich 这样带点疯狂的策略感到由衷讚赏,事实上,随机在酒厂抓一个人询问对这份工作的看法,大概都会得到同样的答案。

「这是个令人感到喜悦的环境,你做着真心喜欢的事情,製造人们喜爱的威士忌,还有薪水拿(笑),你应该懂那种感觉」。


一手酿出对土地的无限眷恋,传统工法苏格兰威士忌酿酒师

「从原料到成品,看着它一步步成型的同时,彷彿也看到自己成长的模样」,在 Bruichladdich 酒厂工作的人们心中,存在着对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存着眷恋与感谢,让製造出来的威士忌除了笼罩在艾雷岛的自然礼讚之下,还能拥有更深层的故事与情感。

记得曾听过一个说法,认为食物会感染到人类的情绪,一碗天天被讚美的米饭将会有更棒的香气与口感,那幺或许我们也能这样假设,在一个充满喜悦与被祝福的环境中孕育而生的艾雷岛威士忌,除了泥煤与海风之外,你还能从中感受到更丰富的情感,就像由德国老工匠悉心打造的手工皮鞋,或者日本木艺师傅传承了百年的木造工艺,那是倾注了艾雷岛灵魂的温度,吸引着拥有相同磁场的人一同沉醉其中。
 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RELEVA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