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J漾生活 >【丰云】义大利总理伦齐自掘坟墓背后的银行问题 >

【丰云】义大利总理伦齐自掘坟墓背后的银行问题

【丰云】义大利总理伦齐自掘坟墓背后的银行问题

就在世人关注川普主义会不会「传染」到全球的关键时刻,欧洲刚好出现两个极右派的政治战场,一是原本比美国早进行总统选举的奥地利,因为宪法法庭宣布选举无效重选,时间落到川普当选之后的 12 月;一是义大利总理伦齐自己挑起修宪公投,还綑绑个人去留,导致演变成变相信任投票。结果,奥地利极右派最终饮恨没能夺下总统宝座,但义大利极右派却得到了免费奉送的礼物,伦齐自掘坟墓惨败,使得极右派五星运动声势大振。

就政治面来说,伦齐这次惨败,最大的祸首,要怪罪他自己政治判断奇差无比,若是宪改不綑绑个人去留,搞不好还不会输得那幺惨,但伦齐却以为自己还是刚上任时 74% 支持度的天之骄子,不肯正视声势在 2 年内急遽下滑、现在已经是不受欢迎人物的事实,自我感觉良好的以为选民会为了他投赞成票,结果选民的确是为了他出来投票,却是为了要修理他出来投反对票,宪改失败,个人也下台一鞠躬。

伦齐之所以支持度下滑的比雪融还快,其主因是无法改善义大利的经济与失业问题,而义大利经济殭尸化的最主要原因,是金融业坏帐严重,已经率先殭尸化,金融是经济的血脉,当银行因为坏帐过多无法放款,企业没有资金活水,自然经济表现死气沉沉。

义大利银行体系坏帐高达惊人的 3,600 亿欧元,相当于 12.4 兆元新台币,是台湾 6 年多的总预算,更远超过银行总股本 2,250 亿欧元。面对这样的金融危机,伦齐打算注入 400 亿欧元资金,提供金融系统足够的周转资金,以免爆发全面性金融风暴,一如当初美国于 2008 年处理全球金融风暴的手法,只不过,美国有自己的央行与联準会,伦齐却得看欧盟的脸色。

欧盟在全球金融风暴之后,订下规矩:禁止政府无条件注资扶助银行,在政府注资之前,银行的债权人得先承受亏损,之后政府才能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银行。欧盟认为这个条款可以让银行与投资人更负责任。

投资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大量买进不负责任银行发行的问题债券,却不计算风险,没出事时赚利息,出了事却要政府负责,由纳税人买单,的确说不过去,就理论上应该予以惩罚,但是,这个想法也有天真之处,因为这个想法把每个投资人都当成是财务与风险计算专家,事实上大多数菜篮族投资人,哪懂得计算什幺风险?

梅克尔也有责任

而这正是伦齐所面临的问题,据《彭博社》估算,义大利银行的债权中有 45% 都在升斗小民手上,数以百万计的债券持有家庭,若是照欧盟的规定进行,先让他们亏损光光政府才能出手拯救的话,结果会如何?伦齐心知肚明,因为 2015 年时他在欧盟压力下,依欧盟规定来处理 4 家银行坏帐问题,13 万银行股东与债权人的投资成空,其中很多是他们的毕生积蓄,一名罗马省奇维塔韦基亚港的退休者损失 10 万欧元,因而自杀身亡并留下抨击银行的遗书,伦齐当时受到极右派的严重政治攻击。

伦齐很清楚这样下去等于是政治自杀,于是屡次向欧盟陈情,要求放宽规定,但是欧盟坚持规定就是规定,绝不通融,其中最无情的就是梅克尔,坚持 2014 年才推动的规定,不可以 2 年就放宽,不然就没人会遵守了,梅克尔几近「恐固力」,完全忘记当初就是因为她这种态度,才导致希腊反欧反撙节的激进左翼联盟崛起。

梅克尔坚持坏银行就该受惩罚的想法,有另一个理论上的根本问题,那就是在系统性危机时,不论好坏银行都一样会沉沦,坏帐银行为了自救,不得不出售许多健康资产变现,结果造成这些资产价格快速下跌,使得原本持有健康资产的银行,突然间陷入亏损危机,结果也得出售资产变现,加剧资产下跌压力,造成雪崩式崩溃,这种时候已经不是检讨谁负不负责任、坏不坏的时候了,但是脑筋转不过来的梅克尔却对此斤斤计较。

在梅克尔的「铁面无私」之下,伦齐一筹莫展,只能看着金融问题越来越往风暴边缘发展。

就在伦齐发动宪改公投的同时,义大利第三大金融机构西雅那银行(Monte dei Paschi de Siena)正在挣扎求生,西雅那银行成立于 1472 年,是欧洲最古老的银行之一,有 2,000 家分行,雇用 2.5 万人,2016 年第三季亏损高达 11.5 亿欧元,更背负 280 亿欧元坏帐,西雅那银行宣布关闭 500 家分行,裁员 2,600 人,还必须取得 50 亿欧元资金注入才能存活。

伦齐政府受限于梅克尔的严令无力相助,西雅那银行只能在市场上到处张罗资金,一方面打算劝说债权人以债转股转换约 15 亿欧元债务,一方面向卡达王室求援约 10 亿欧元,剩下的资金则从市场各管道筹募,虽然对沖基金界的巨擘索罗斯(George Soros)以及约翰‧保尔森(John Paulson)传言已介入协助提供西雅那银行急需的流动性,但如今加上伦齐下台造成的不确定性,西雅那银行的未来显得更不乐观。

梅克尔把经济、金融、社会都当成量子化学一样,遵守定律,却不知人类社会远比量子化学複杂。义大利银行有很多问题是长年以来人谋不臧的系统性问题,进入欧元区之后,由于失去货币汇率变动的自动调整功能,使得过往的弊端造成更大损害。当问题不是纯粹市场经济造成,自然也不能完全仰赖市场理论解决,有时必须有通融之处,即使造成不公平,也必须有所妥协;梅克尔却不知妥协,一如在难民问题上高举人权,却不顾各国社会根本无力接纳大量移民,结果造成全欧极右派兴起。

许多人忧心伦齐下台,将导致义大利提早大选并使得极右派五星运动掌权、发动脱欧,引起更大金融风暴,如今世人把梅克尔的德国视为是欧洲最后中流砥柱,殊不知,欧洲各国极右派兴起,以及伦齐的下台,梅克尔的不知变通,实在得负上相当责任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RELEVA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