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壹生活 >「意思到了,就无谓再多说。我以为武侠就是这样的。」──访《三 >

「意思到了,就无谓再多说。我以为武侠就是这样的。」──访《三

「意思到了,就无谓再多说。我以为武侠就是这样的。」──访《三

「在这个画卷中,我不想写『历史大事件』本身,不想写庙堂之高,而是想借江湖之远,刻画特定人物在纷纭乱世中的遭遇和选择,再现历史生活的某些细节。当然,这是一个武侠故事,不是一本历史小说,我要努力把历史的细节与江湖的趣味,幻想的玄奇统一起来。」盛颜解释。

盛颜的《三京画本》第一册出版之后,书中核心主角观音奴/崔夜来的武林及爱情冒险都正要展开,结果读者一等就等了五年,终于在 2015 年的年末,盼来《三京画本》第二册。「我有做大纲的习惯,角色的发展和结局对我来说早就成竹在胸。在全本的大纲做出来以后,每一卷写作的时候还会进一步细化。」盛颜道,「我很喜欢跟读者互动,听他们的感受和意见。但在大纲既定、构思成熟的情况下,我通常不会受读者的影响,更不会改结局。《三京画本》曾在杂誌上连载,因为有大纲,已经发表的情节通常不需要再作调整,但确实存在因考虑不周而出现疏漏的情况,有的在后文可以弥补过来,有的则只能在修订时加以更正了。」

「『画本』这个名字的由来,承载着作者的小小野心;」盛颜说明自己替作品命名的想法,「从故事道具的层面讲,是指故事人物雷景行根据自己掌握的测绘知识和实地测量,所製作的关于宋、辽、夏、金等国山川地理的地图,以及记载各地风土人情的羊皮卷,图文相加,合称《三京画本》。从故事主旨的层面讲,意在描绘上述三朝三京更迭动荡时期的江湖画卷。至于把章节写成『折』,是因为十年前有一段时间对元曲中的杂剧特别感兴趣,元杂剧通常以一本四折来讲述一个完整故事,比如《窦娥冤》、《墙头马上》、《拜月亭》等等,《西厢记》比较特殊,有五本二十一折,我写小说的时候就借用了『折』这个概念。」

《三京画本》脱胎于盛颜早年写的一个小故事《刀上舞》,主要讲述北宋都城东京沦陷后一对年轻人的异族恋。「其实我最喜爱的朝代是唐,喜欢它生气勃勃、繁华鼎盛的气象。宋也很好,到了宋代,中国的城市里开始有了真正舒适安逸的市民生活。每个朝代都有它独具魅力之处,如果不是力有未逮,其实有很多朝代都想择为背景,一一书写。」盛颜道,「我决定这个故事从辽国开始,然后就这幺一路写下来了,一点负担都没有。这幺说好像很不负责任,但武侠不就是这样的吗?自由,天马行空,带着我们冲破人世的桎梏和重缚。」

盛颜认为,坚持独立写作,是创作者对读者最大的诚意,但她也承认,「每天规定时间创作,这种自律性对写作非常有益,有助于作者的深潜和故事的深度拓展。我目前很难做到规律写作,因白天要工作,晚上要照顾小孩,写作只能靠自己挤时间,所以写作的进度每每受到各种因素干扰,但品质是一定保证的。」况且,总会有遇上瓶颈的时候,「有时候会放一放,先写后面,再倒过来写卡住的地方;有时候就要跟瓶颈死磕到底,反复酝酿、斟酌直至豁然开朗。」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RELEVANT